此夜长歌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很少见到写文写得像我这么烂的人了吧
不会写,我好懒,好多脑洞填不上
很喜欢他们,但是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如果fo请谨慎…

很好有人鞭策我打开文档,把自己从天涯乙女刀拔出来,我一定写

轮回门

私设很多,OOC

没有写完只是一小段...发上来激励自己...

仙山又换轮回接引人了,仔细算算轮回接引人已经到2051号了,可见仙山已经来来去去送走多少人了。许多仙山住户唏嘘不已。轮回接引人引渡五十万亡魂在自己入轮回,虽然换接引人这件事对仙山的住客们来说是不经常的,但是仙山上的生活平平淡淡。接引人的事情很快也会翻篇。

  可对于杜舞雩和画眉来说最近的时间可就有些难捱了,他们两个看见弁袭君身死,在仙山入口等了又等,看了又看,就是没有盼到弁袭君的身影。画眉对着能看到弁袭君的铜镜照了又照,以为弁袭君有奇人相助逃过一劫,可是镜子只能照见她自己,哪里看的见弁袭君呢?

“叩叩叩”敲门的声音响起,画眉以为是弁袭君急急跑去开门,可敲门的是一个全身都裹在黑袍里的人。手里提着一个没有盖的食盒,食盒里放了一个茶壶和几只茶碗。

“画眉姑娘,我是新的接引人,来给你送茶。”按照惯例,仙山新上任的接引人会给每一个仙山住户送一碗茶。

画眉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又想起了什么“小哥你等一等!我新做了槐花糕,拿一些给你。”

“不用...”麻烦了,2051号话还没说完,画眉就跑进了小厨房。

杜舞雩走到门口看见黑袍人的时候也愣了愣,向他点头示意。

2051号从食盒里拿出一个茶碗,斟满茶递给杜舞雩:“杜侠士,请吃茶。”

杜舞雩接过茶碗,对黑袍人说:“辛苦了。”而后一饮而尽。

画眉端着一小碟槐花糕从小厨房出来,将槐花糕放进2051号的食盒里,从他手里接过茶碗。

2051号转身准备走时,画眉突然叫住了他:“接引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2051号停住了脚步,微微回头,连杜舞雩都微微诧异看着画眉,画眉对着2051号开了口:“如果您在轮回,或者仙山入口接到了我兄长弁袭君,可以指引他来找我吗?”

2051号叹了口气:“画眉姑娘言重了,叫我2051号就好了,如果接到了您的兄长,我会告诉他您在等他的。”

画眉松了口气:“麻烦您了。”

“举手之劳而已。小事情。”2051号提着食盒下了山。

杜舞雩看着2051号下山的背影觉得有点熟悉,可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安慰自己,也许在苦境的时候见过这位新晋的轮回接引人呢。毕竟苦境说大也不大。画眉得到了2051号的帮助显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语调轻快:“也许不久之后,大哥和我们又能团聚了。”

 杜舞雩愣了愣,他猛然想起在他来仙山之后听见的和从镜中观见的弁袭君对他的感情,前些日子只着急弁袭君为何没有出现在仙山上了。现在重提此事,杜舞雩心思千回百转也没想明白,他只能心中宽慰自己,离弁袭君回来可能还有些时日,趁这个机会想清楚如何面对他吧。



还是...感谢阅读.....

ORZ

为什么天下的ky都是一个样…这就很恐怖了…
真的是使人失智…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给我自己码梗


你要是见到一个,比较矮,头发里有一撮白色的头发,眼睛旁边有孔雀花纹的人,一定帮我拦下,让他等等我


行行行,我帮你看看吧





仙山之主说,我的前尘过往太苦了,所以给了我斗篷,让我忘记了一切。
是怎样的苦法……是不是……
我不知道,可是众生有众生的苦,你认为的苦在我这里不一定行的通,那么反过来,我的苦,在你心里也许不值一提。 但是一切都过去了




踏进了这扇门,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别想着情郎了,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





我一定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莺与玫瑰

注意:魔改王尔德夜莺与玫瑰梗

主要角色死亡有

如果有什么有哲理的地方,那是王尔德先生的,如果人物有可爱的地方,那是他们的,剩下的OOC是我的

弁袭君是一只夜莺,一只黑色的不同寻常的夜莺。

他住在一栋旧楼旁的树上,他面对着两个窗户。有一个没有人住,有一个是一个叫画眉的女孩子住。

画眉喜欢鸟,经常在窗台上撒些鸟食,弁袭君的名字还是画眉取的,弁袭君喜欢画眉,经常落在她的窗台上为她唱歌,画眉一个人住,有时候她摸着弁袭君眼睛旁的花纹,对他絮絮叨叨说些话。

“弁袭君,我经常做梦,梦见一只黑色的大孔雀。那只孔雀太特别了。”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带着些哭腔,弁袭君担心的用脑袋蹭蹭她的手,画眉看着他,眼里含着泪也笑了出来,“弁袭君,我没事的。”

画眉家里有几串珠链挂在墙上,风一吹进来就叮叮当当的撞在一起。

风也把另一个人吹来了这里。

弁袭君对着的两扇窗都拥有了主人。

杜舞雩搬进来的时候正是夏天。一树的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鸠神练对弁袭君说:“你说这栋旧楼有什么魅力,让这些人住进来。”

鸠神练也是随口一说,可弁袭君认真的回答了她:“人不都是念旧的吗?”鸠神练对弁袭君这番话嗤之以鼻。

弁袭君想:“可能杜舞雩是一个剑客,来这个地方躲仇家,也有可能准备退隐了。”因为弁袭君在杜舞雩来的那天,看见了他搬了一个大剑盒。

弁袭君对杜舞雩的剑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可是杜舞雩不像画眉,常年打开窗户,他的窗户经常紧闭。弁袭君只能在他的窗台外徘徊。

直到有一次,画眉生病在家,弁袭君从窗户冲进去发现画眉病的已经有些犯迷糊了,他太着急了,情急之下直接用身体撞杜舞雩家的窗户,用这种粗暴的方法让杜舞雩开窗,在引着杜舞雩去救画眉。

弁袭君扇着翅膀看杜舞雩送画眉去就医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他就听见杜舞雩站在窗边叫他,他展开翅膀飞到杜舞雩的窗台上,杜舞雩手里拿着一包鸟食:“画眉说让我喂你,还说你听得到叫你的名字。”

弁袭君眨了眨他的眼睛,看着杜舞雩把鸟食均匀的洒在窗台上,摸摸了他的头,这是不一样的,画眉的手软软的,不像杜舞雩手心里还有常年握剑留下来的茧子,他下意识的蹭了蹭。之后他看见了杜舞雩笑了,弁袭君感觉有电流从背心直冲心底,他喜欢杜舞雩的手,喜欢杜舞雩笑。

弁袭君一天天和杜舞雩熟识起来,有时候也碰到杜舞雩和画眉在一起说话,画眉指着杜舞雩放在书架上一个装饰品问杜舞雩:“你还留着这个?”

杜舞雩拿下装饰品,用手把玩着底座:“留着念想。”

画眉只是走到窗台看见弁袭君缩在角落里,被发现时还炸毛了,笑了:“弁袭君,你是不是偷听我们讲话。”又用手擦着弁袭君眼睛边的花纹。弁袭君觉得画眉不开心,他只能唱出两段歌声给画眉,他不希望画眉不开心。

画眉听了之后对杜舞雩说:“弁袭君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夜莺。比别的夜莺都要特别。”

杜舞雩没有接话,弁袭君悄悄地从画眉身侧瞄了一眼杜舞雩,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又赶紧往画眉手里钻。

画眉被弁袭君逗笑了,杜舞雩也笑了:“是很特别。”弁袭君喜欢杜舞雩这时候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带着笑意的,不是那么严肃,而是放松的。

弁袭君在晚上睡前还在想那句话,他对鸠神练说:“杜舞雩太好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好呢。”

鸠神练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弁袭君你最近不对劲,为什么总是提到杜舞雩?”弁袭君也沉默了,自己为什么总是想着杜舞雩呢?他想了太久了,久到天微微发白,他想,杜舞雩身上有没有不好的地方。

杜舞雩平时经常皱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可是很好看,偶尔笑一下也很好看。

杜舞雩的手没有画眉的软,可是他的手比画眉的大,一只手就能将弁袭君托起来,手上有茧也很舒服。

他的眼睛很好看,嗓音很好听。弁袭君数了数杜舞雩的优点,发现他根本没有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弁袭君喜欢这样的杜舞雩啊。

弁袭君撞上了爱情射来的箭,情愿为杜舞雩唱出最动听的歌。

弁袭君更加喜欢往杜舞雩家里飞,哪怕不能进杜舞雩的屋子,弁袭君也会在窗户外为杜舞雩唱歌,杜舞雩也经常给弁袭君开窗,让他能飞进来。

弁袭君更高兴了,他想,我想送给杜舞雩一支红玫瑰,一支鲜活的,永不凋谢的红玫瑰。一支送给我爱人的红玫瑰,杜舞雩的房间太单调了,需要些明亮的色彩。

可是弁袭君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一支玫瑰了,他感觉有什么从他的身上流失,也许是他找到里做完就可以休息的事情,所以他必须加快为他的心爱之人寻找一支玫瑰,一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杜舞雩的玫瑰。

于是他找上了花千树,花千树是一颗玫瑰树,花千树的嗓音细细的,仿佛风一吹就听不见了:“弁袭君,我很抱歉,我可以给你红玫瑰,你看我已经结出花苞了,可是我不知道如何给你开出永不凋谢的玫瑰。”

弁袭君询问花千树:“太夫,你能在帮我想想办法吗,我需要这支红玫瑰。”

花千树抖了抖她的叶子:“公子,我很抱歉。你可以去问问鸠神练,她也许知道些什么。”

弁袭君找上了鸠神练,请求鸠神练给他能够开出永不凋谢的玫瑰的办法。

鸠神练扇了扇她的翅膀,问弁袭君:“这样为了杜舞雩值得吗?”

弁袭君毫不犹豫的答道:“值得。他值得最好的。”

“我没办法阻止你,弁袭君,”鸠神练停顿了一下“其实花千树是知道的,你去吧。找到最嫩的花苞,用你的胸膛顶上离他最近的刺,用你的鲜血浇灌它,再为他唱整夜的歌,你会得到永不凋谢的红玫瑰的。”

弁袭君回到了花千树那里,花千树轻声问他:“公子,你已经知道了吗。”

弁袭君用翅膀碰了碰她最顶上的花苞,花千树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不敢告诉你,太残忍了,为了一朵红玫瑰,公子你就要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

弁袭君安慰花千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太夫,不要太难过了,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等到了夜晚,弁袭君的胸口顶上了尖刺,他对花千树说:“太夫,我为你唱一支歌吧。”

尖刺没入弁袭君的胸膛,他开始歌唱,他歌唱春天的生机,歌唱夏天的活力,歌唱秋天的丰收,歌唱冬天的寒冷,花千树带着哭腔对弁袭君说:“公子,你得把尖刺压得再深一点,这样子玫瑰还没开放,白昼就要来到了。”

弁袭君听了之后压得更深了,流出来的血也越多了,他继续唱着,他唱起了画眉,他最亲近的女孩,唱起了杜舞雩,他最爱的人。

花千树的止不住呜呜的哭泣,尖刺已经抵上了心脏,弁袭君感受到了疼痛,永不凋谢的玫瑰正在开放,如同弁袭君鲜血的颜色,如同弁袭君对杜舞雩深切的爱恋。*

花千树在太阳跃起时对弁袭君说:“公子,去把玫瑰送给你心爱的人吧。”

弁袭君强忍着尖刺从心脏拔出时尖锐的疼痛,仿佛听见了自己胸膛内心脏的悲鸣,弁袭君的时间不多了,他折下玫瑰,往杜舞雩的窗口飞去。

花千树害怕尖刺刺的更深,所以在弁袭君走后,才敢@蜷缩起叶子,哭得整棵树都在抖。

弁袭君把玫瑰放在杜舞雩的窗台上。他想象着杜舞雩惊愕的表情,想到他会发现这支玫瑰花不会凋谢时的惊讶,弁袭君连胸口的疼痛都减少了几分,他还有要做的事情。

他飞到了画眉的窗口,他想为画眉唱最后一支歌,他从画眉窗户里看见画眉安详的睡颜,他开始唱了,他看见画眉听见后竟然迷迷糊糊的起了床,想给他开窗。

他唱着唱着,声音低了,力气小了,受伤的心脏,竟然支持不住最后一首歌,他想为画眉唱完,于是他努力地发出声音。画眉来开窗时发现了异样,弁袭君已经倒在窗台上,画眉看着窗台上弁袭君流下的一滩鲜血,眼泪夺眶而出,她几乎是尖叫出声:“大哥——!!”

弁袭君想用翅膀拍拍她,让她不要担心,想为她在唱一首歌,可他不是画眉梦里强大的孔雀,没有办法给予画眉庇佑,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休息的时间是永远。

可是他闭上眼睛前,滴在自己翅膀上的眼泪,和当年在死去的最后一刻,一样的滚烫。

杜舞雩刚拿到红玫瑰就听见了画眉的尖叫,他拿着玫瑰匆忙冲进画眉的屋子,然后,他见到了神迹,弁袭君,他死去多年的恋人坐在窗台上,阳光穿过他,他正在抚摸着小妹的头,看到杜舞雩来了,露出了和当年一样的笑容。

他说:“祸风行。”

身后夜莺的身体已经冷却了。

画眉几乎哭得快要昏厥出去,杜舞雩走过去把画眉扶到了沙发上,看着坐在窗台上的弁袭君,弁袭君这时候保留了他最美好的时候,不是他去世时的模样,而是他和杜舞雩才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的弁袭君还是少年,而杜舞雩已经走过风霜雪雨。弁袭君被时间留在了原地,他们被死亡隔绝在了阴阳两端。

弁袭君笑了笑指着杜舞雩手里的玫瑰:“我送给你礼物,最后一支。”

杜舞雩捏紧了手里的玫瑰:“你已经死去这么多年了。”声音很轻。弁袭君看着外面阳光逐渐普照大地,不属于这里的人,也准备要走了。

“我也不知道我能回来,”弁袭君走向杜舞雩,“但是我回来了,就送你点什么。”

弁袭君又看向自己的小妹,画眉的情绪已经平复很多,可还是止不住的抽泣,弁袭君把手虚放在画眉头上:“画眉拜托你了,祸风行。”

杜舞雩的目光追随着弁袭君,这张脸已经很多年,只存在他的梦里了。

“大哥,大哥,画眉好想你啊。”画眉想去拉弁袭君的手,却只能碰到一片空气。

“我也想你,可是大哥得走了,以后要好好的。不管怎样,大哥一直在你身边。”弁袭君只能把画眉半拢在怀里。

杜舞雩看着弁袭君走向他,脸上的孔雀印记还是精致的眉眼,都是祸风行走过漫长时光最熟悉,最亲密的人。

弁袭君弯下腰,给了杜舞雩一个印在额头上的吻。

“我爱你。”弁袭君话音刚落,就消散在阳光里。

杜舞雩亲吻手上的玫瑰,轻声说:“我也爱你。”

 

爱情让我穿过死亡,献给你永不凋谢的玫瑰,我的爱人。

 

 

后 

杜舞雩决定继续旅行,带着那支玫瑰,去看弁袭君没有来得及去看的风景。他走之前问画眉是否要与他同行,画眉只是摇头,说自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让杜舞雩好好的出去玩,杜舞雩和画眉约好了到地方寄明信片回来,报平安。


其实夜莺有没有黑色的我不知道。。。魔改了这个梗,如果喜欢那真是太好了,感谢阅读,*内有改动王尔德原文。

占个tag 码个脑洞。。。
时间规划局AU!
原世家少爷现反叛军首领金X世家大小姐剑
主要是,,电影里面女主快没有时间的时候和男主的互动贼戳我。。看有没有大大愿意认领这个梗。。

没有的话自己割腿肉【小声

摸日常!在等CP给我唱歌的时候的码字。
OOCOOC!!!!配图与实物不符。。。【……】

【星星也可以算是神的眼睛。】阿尔托莉雅很难得的摘下蒙住眼睛的白布。【您怎么会想起和我学习观察星象。】
【夜空中的星星也算是本王财产的一部分。本王也要知道它们在本王宝库里的价值。】吉尔伽美什脸上写满了【这些事情是理所应当的】。

【您想观察些什么呢?可以预知明天的天气。或者说一些事情的发展。】
【哈?本王只是单纯的想看他们而已。阿尔托莉雅,到本王这边来。本王有事情要你来做。】
女祭司停止了拨弄手上的星盘,眼睛里的翠绿在夜空的映衬下显得温柔。【怎么了王?是有什么事情不确定让我来预测吗?】
【阿尔托莉雅,本王不会有不确定的事情。】
祭司已经站在了王的身边。
――然后她就被王带着躺在了草地上。
【……王,这就是您把我带过来的原因吗。】
【阿尔托莉雅,暂时收起你的固执,欣赏本王的财宝吧。】
【……】
阿尔托莉雅渐渐放松下来。
――苏美尔和不列颠的差距很大。
明天苏美尔又是晴天,而不列颠还是阴雨连绵。
阿尔托莉雅转过头刚想感谢吉尔伽美什。却发现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在看夜空。
――而是在凝视她。
【……您为什么不欣赏您自己的财宝呢。】
【阿尔托莉雅,你的眼睛就是本王宝库里比星辰还璀璨的存在。】
【请不要说笑】祭司“噌”的坐起来。【原谅我的无理,王,我要先行一步了。】
祭司站了起来,快步的往神庙方向走去。想把脸上的热度摆脱掉。
吉尔伽美什就在原地看着白色的祭司裙离他越来越远。
――阿尔托莉雅的祭司裙在星空下也是展现出明净的白色光芒。
本王宝库里最闪耀的星辰。


其实。。王和祭司。。我是想写!!平淡的日常。然后平淡的谈恋爱。。这次就摸了个小鱼。要是他们每天都能这么平淡的谈恋爱就好了。

感谢阅读【比心】

偷偷摸个鱼。。还是王和祭司
抽空摸鱼ORZ

阿尔托莉雅正在更换神庙里的祭品,熟练的挑出新鲜的水果摆放上去。
【吾妻,你蒙着眼睛也能完成这项工作吗。】
【王,只要想做蒙着眼睛并不是能阻碍我的原因。】
王者只是哼了一声,就专心的看着阿尔托莉雅摆放祭品。
等到阿尔托莉雅摆放整齐最后一点东西,王再开口发问。
【吾妻,你有什么理想。】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祭司心想。
【……人民幸福吧。】这是祭司毫不犹豫就回答的问题。
【哼,真是遥远。】从吉尔伽美什上翘的尾音就可以看出他对一个回答的不满和不屑。
祭司只是转过头把这个问题抛回给了王者。【那您的理想是什么?】
王的回答简洁明了【把天下的宝物都收进本王的宝库。】又思考了下【你的话只能带在身边。】
【您这个好像也不能算什么……我也不是什么宝物。。】祭司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等到吉尔伽美什走之后很久,阿尔托莉雅才打开存放誓约胜利之剑的木盒。剑鞘和剑并排躺在里面,阿尔托莉雅得手近乎虔诚的抚上Avlon。
――她压在心底的愿望应该是放下一切,沉睡在理想乡里。
她把木盒又合上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也应该没有机会再拿起这把剑了。
她闭上眼睛,祈祷并感知神是否降下神谕给她,当神谕经过她的手写到羊皮纸上。她的手几乎拿不住笔。等到神谕的字迹隐去,她没拿笔的手才颤抖着抚摸着装着剑的盒子。
笔在她手上面发出啪的悲鸣。阿尔托莉雅还只是才回过神来。
――我可能要反抗神的指令了。
――就算动用Avlon,也要保护好……那个人。

手机九键还是不适合码字!。半夜摸鱼真是热。。下一个情节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大概可以连起来看吧。。好热啊,还不能开空调。。
对了。闪闪的理想其实是我随手打的【……】但是我想了想。闪闪表面的理想可能就是这个了。。更深的让我再想想。。saber其实还是能打架的。。也许会有这种场面吧?
关于神谕的内容。。想好了可是不想写2333设定的话我再改几个BUG,关于saber的眼睛蒙布其实挺简单的。。我废话真的好多。。
【比心】阅读愉快,晚安【突然发现自己没加标签。。】

大早上起来用手机码。大概算是段子。依旧王和祭司【不想写正文ORZ

吉尔伽美什处理完所有的公务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头了。阿尔托莉雅屈膝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夕阳直直的与她对视。
【已经是什么时候了,吾妻。恩奇都去哪了?】
【请不要擅自把我称为您的妻子,王。如您所见,黄昏。恩奇都大人还在城里面处理事情。】
【。。已经不是今天的黄昏了吧。】
【按照您的时间,这是您明天的黄昏。】女祭司认真的回答着王者的问题。没被白布缠住的碧绿色眼睛,在夕阳下显得温柔而且坚定。
王者走到跪坐的女祭司旁边,径直横躺在女祭司前面。
他的头一挪,整张脸都埋在女祭司怀里。
【您可以回寝宫睡的。】
【吾妻,你身上有用熏香,来自哪里。】
【……东方的熏香,凛在……】女祭司先老老实实回答吉尔伽美什的问题,她说到一半,怀里面没有动静了。
他竟然睡着了。这么别扭的姿势,手还环着她的腰。
【吉尔伽美什。】她没有声音的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王者的名字。
两天一夜,这个人始终没有停下来。来来回回搬运批改完的公务和拿进来新的公务的侍者一批又一批。
她就静静的坐在一边,盯着吉尔伽美什,盯了一个下午。
【我承认他是一个令人敬佩的王者。】阿尔托莉雅低下头看着吉尔伽美什埋在自己怀里的脑袋,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他的金色和我的不一样,有点像。。正午的阳光直射到圣湖上的金色。】
――我承认他是令我敬佩的王者。但他还没有能够让我舍弃祭司的身份而做王身边的女人。8
――不会有那种人。那个人不会出现。
阿尔托莉雅固执的认为,却忽视心里防线悄悄坍塌的一小块。

这一段!!我在考试的时候摸的鱼!!saber在这里面缺少王的霸气ORZ,可能因为祭司的关系,会亲近任何人民,很少拒绝要求,所以当了闪闪的膝枕没有反抗呢。开头会被闪闪说成【懦弱的祭司大人。】之类的。。【好了我不为自己的OOC找借口了】【希望我的奇怪的文你们能吃的开心】感谢阅读。【比心】

【金剑】

【跪】多少年不写文了。。。慎吃,,文笔生疏需要回炉重造。。

PS,这段纯属恶趣味orz


【王和我是一体,共享寿命,共享命运,恩奇都大人,那时候我只有这个方法可以救王了,】女祭司站在黑暗和月光的分割线上,脸色苍白【请回吧,已经这个时候了。您是应该回去休息了】砂金色的长发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恩奇都看着阿尔托莉雅走到神庙门口,夜晚的神庙婉拒任何光的照耀。直到阿尔托莉雅被神庙的黑暗吞没,恩奇都才转身离开。



【哇】这个鱼摸了好久,orz很久没有拿笔写文了,文笔拙劣。。这一篇纯属是因为脑洞太大真的填不上了。。。以上这个片段完全是做梦梦到的。然后开始狂脑补。。语死早还要写文。我对这个脑洞怨念特别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