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长歌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很少见到写文写得像我这么烂的人了吧
不会写,我好懒,好多脑洞填不上
很喜欢他们,但是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如果fo请谨慎…

夜莺与玫瑰

注意:魔改王尔德夜莺与玫瑰梗

主要角色死亡有

如果有什么有哲理的地方,那是王尔德先生的,如果人物有可爱的地方,那是他们的,剩下的OOC是我的

弁袭君是一只夜莺,一只黑色的不同寻常的夜莺。

他住在一栋旧楼旁的树上,他面对着两个窗户。有一个没有人住,有一个是一个叫画眉的女孩子住。

画眉喜欢鸟,经常在窗台上撒些鸟食,弁袭君的名字还是画眉取的,弁袭君喜欢画眉,经常落在她的窗台上为她唱歌,画眉一个人住,有时候她摸着弁袭君眼睛旁的花纹,对他絮絮叨叨说些话。

“弁袭君,我经常做梦,梦见一只黑色的大孔雀。那只孔雀太特别了。”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带着些哭腔,弁袭君担心的用脑袋蹭蹭她的手,画眉看着他,眼里含着泪也笑了出来,“弁袭君,我没事的。”

画眉家里有几串珠链挂在墙上,风一吹进来就叮叮当当的撞在一起。

风也把另一个人吹来了这里。

弁袭君对着的两扇窗都拥有了主人。

杜舞雩搬进来的时候正是夏天。一树的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鸠神练对弁袭君说:“你说这栋旧楼有什么魅力,让这些人住进来。”

鸠神练也是随口一说,可弁袭君认真的回答了她:“人不都是念旧的吗?”鸠神练对弁袭君这番话嗤之以鼻。

弁袭君想:“可能杜舞雩是一个剑客,来这个地方躲仇家,也有可能准备退隐了。”因为弁袭君在杜舞雩来的那天,看见了他搬了一个大剑盒。

弁袭君对杜舞雩的剑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可是杜舞雩不像画眉,常年打开窗户,他的窗户经常紧闭。弁袭君只能在他的窗台外徘徊。

直到有一次,画眉生病在家,弁袭君从窗户冲进去发现画眉病的已经有些犯迷糊了,他太着急了,情急之下直接用身体撞杜舞雩家的窗户,用这种粗暴的方法让杜舞雩开窗,在引着杜舞雩去救画眉。

弁袭君扇着翅膀看杜舞雩送画眉去就医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他就听见杜舞雩站在窗边叫他,他展开翅膀飞到杜舞雩的窗台上,杜舞雩手里拿着一包鸟食:“画眉说让我喂你,还说你听得到叫你的名字。”

弁袭君眨了眨他的眼睛,看着杜舞雩把鸟食均匀的洒在窗台上,摸摸了他的头,这是不一样的,画眉的手软软的,不像杜舞雩手心里还有常年握剑留下来的茧子,他下意识的蹭了蹭。之后他看见了杜舞雩笑了,弁袭君感觉有电流从背心直冲心底,他喜欢杜舞雩的手,喜欢杜舞雩笑。

弁袭君一天天和杜舞雩熟识起来,有时候也碰到杜舞雩和画眉在一起说话,画眉指着杜舞雩放在书架上一个装饰品问杜舞雩:“你还留着这个?”

杜舞雩拿下装饰品,用手把玩着底座:“留着念想。”

画眉只是走到窗台看见弁袭君缩在角落里,被发现时还炸毛了,笑了:“弁袭君,你是不是偷听我们讲话。”又用手擦着弁袭君眼睛边的花纹。弁袭君觉得画眉不开心,他只能唱出两段歌声给画眉,他不希望画眉不开心。

画眉听了之后对杜舞雩说:“弁袭君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夜莺。比别的夜莺都要特别。”

杜舞雩没有接话,弁袭君悄悄地从画眉身侧瞄了一眼杜舞雩,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又赶紧往画眉手里钻。

画眉被弁袭君逗笑了,杜舞雩也笑了:“是很特别。”弁袭君喜欢杜舞雩这时候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带着笑意的,不是那么严肃,而是放松的。

弁袭君在晚上睡前还在想那句话,他对鸠神练说:“杜舞雩太好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好呢。”

鸠神练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弁袭君你最近不对劲,为什么总是提到杜舞雩?”弁袭君也沉默了,自己为什么总是想着杜舞雩呢?他想了太久了,久到天微微发白,他想,杜舞雩身上有没有不好的地方。

杜舞雩平时经常皱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可是很好看,偶尔笑一下也很好看。

杜舞雩的手没有画眉的软,可是他的手比画眉的大,一只手就能将弁袭君托起来,手上有茧也很舒服。

他的眼睛很好看,嗓音很好听。弁袭君数了数杜舞雩的优点,发现他根本没有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弁袭君喜欢这样的杜舞雩啊。

弁袭君撞上了爱情射来的箭,情愿为杜舞雩唱出最动听的歌。

弁袭君更加喜欢往杜舞雩家里飞,哪怕不能进杜舞雩的屋子,弁袭君也会在窗户外为杜舞雩唱歌,杜舞雩也经常给弁袭君开窗,让他能飞进来。

弁袭君更高兴了,他想,我想送给杜舞雩一支红玫瑰,一支鲜活的,永不凋谢的红玫瑰。一支送给我爱人的红玫瑰,杜舞雩的房间太单调了,需要些明亮的色彩。

可是弁袭君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一支玫瑰了,他感觉有什么从他的身上流失,也许是他找到里做完就可以休息的事情,所以他必须加快为他的心爱之人寻找一支玫瑰,一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杜舞雩的玫瑰。

于是他找上了花千树,花千树是一颗玫瑰树,花千树的嗓音细细的,仿佛风一吹就听不见了:“弁袭君,我很抱歉,我可以给你红玫瑰,你看我已经结出花苞了,可是我不知道如何给你开出永不凋谢的玫瑰。”

弁袭君询问花千树:“太夫,你能在帮我想想办法吗,我需要这支红玫瑰。”

花千树抖了抖她的叶子:“公子,我很抱歉。你可以去问问鸠神练,她也许知道些什么。”

弁袭君找上了鸠神练,请求鸠神练给他能够开出永不凋谢的玫瑰的办法。

鸠神练扇了扇她的翅膀,问弁袭君:“这样为了杜舞雩值得吗?”

弁袭君毫不犹豫的答道:“值得。他值得最好的。”

“我没办法阻止你,弁袭君,”鸠神练停顿了一下“其实花千树是知道的,你去吧。找到最嫩的花苞,用你的胸膛顶上离他最近的刺,用你的鲜血浇灌它,再为他唱整夜的歌,你会得到永不凋谢的红玫瑰的。”

弁袭君回到了花千树那里,花千树轻声问他:“公子,你已经知道了吗。”

弁袭君用翅膀碰了碰她最顶上的花苞,花千树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不敢告诉你,太残忍了,为了一朵红玫瑰,公子你就要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

弁袭君安慰花千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太夫,不要太难过了,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等到了夜晚,弁袭君的胸口顶上了尖刺,他对花千树说:“太夫,我为你唱一支歌吧。”

尖刺没入弁袭君的胸膛,他开始歌唱,他歌唱春天的生机,歌唱夏天的活力,歌唱秋天的丰收,歌唱冬天的寒冷,花千树带着哭腔对弁袭君说:“公子,你得把尖刺压得再深一点,这样子玫瑰还没开放,白昼就要来到了。”

弁袭君听了之后压得更深了,流出来的血也越多了,他继续唱着,他唱起了画眉,他最亲近的女孩,唱起了杜舞雩,他最爱的人。

花千树的止不住呜呜的哭泣,尖刺已经抵上了心脏,弁袭君感受到了疼痛,永不凋谢的玫瑰正在开放,如同弁袭君鲜血的颜色,如同弁袭君对杜舞雩深切的爱恋。*

花千树在太阳跃起时对弁袭君说:“公子,去把玫瑰送给你心爱的人吧。”

弁袭君强忍着尖刺从心脏拔出时尖锐的疼痛,仿佛听见了自己胸膛内心脏的悲鸣,弁袭君的时间不多了,他折下玫瑰,往杜舞雩的窗口飞去。

花千树害怕尖刺刺的更深,所以在弁袭君走后,才敢@蜷缩起叶子,哭得整棵树都在抖。

弁袭君把玫瑰放在杜舞雩的窗台上。他想象着杜舞雩惊愕的表情,想到他会发现这支玫瑰花不会凋谢时的惊讶,弁袭君连胸口的疼痛都减少了几分,他还有要做的事情。

他飞到了画眉的窗口,他想为画眉唱最后一支歌,他从画眉窗户里看见画眉安详的睡颜,他开始唱了,他看见画眉听见后竟然迷迷糊糊的起了床,想给他开窗。

他唱着唱着,声音低了,力气小了,受伤的心脏,竟然支持不住最后一首歌,他想为画眉唱完,于是他努力地发出声音。画眉来开窗时发现了异样,弁袭君已经倒在窗台上,画眉看着窗台上弁袭君流下的一滩鲜血,眼泪夺眶而出,她几乎是尖叫出声:“大哥——!!”

弁袭君想用翅膀拍拍她,让她不要担心,想为她在唱一首歌,可他不是画眉梦里强大的孔雀,没有办法给予画眉庇佑,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休息的时间是永远。

可是他闭上眼睛前,滴在自己翅膀上的眼泪,和当年在死去的最后一刻,一样的滚烫。

杜舞雩刚拿到红玫瑰就听见了画眉的尖叫,他拿着玫瑰匆忙冲进画眉的屋子,然后,他见到了神迹,弁袭君,他死去多年的恋人坐在窗台上,阳光穿过他,他正在抚摸着小妹的头,看到杜舞雩来了,露出了和当年一样的笑容。

他说:“祸风行。”

身后夜莺的身体已经冷却了。

画眉几乎哭得快要昏厥出去,杜舞雩走过去把画眉扶到了沙发上,看着坐在窗台上的弁袭君,弁袭君这时候保留了他最美好的时候,不是他去世时的模样,而是他和杜舞雩才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的弁袭君还是少年,而杜舞雩已经走过风霜雪雨。弁袭君被时间留在了原地,他们被死亡隔绝在了阴阳两端。

弁袭君笑了笑指着杜舞雩手里的玫瑰:“我送给你礼物,最后一支。”

杜舞雩捏紧了手里的玫瑰:“你已经死去这么多年了。”声音很轻。弁袭君看着外面阳光逐渐普照大地,不属于这里的人,也准备要走了。

“我也不知道我能回来,”弁袭君走向杜舞雩,“但是我回来了,就送你点什么。”

弁袭君又看向自己的小妹,画眉的情绪已经平复很多,可还是止不住的抽泣,弁袭君把手虚放在画眉头上:“画眉拜托你了,祸风行。”

杜舞雩的目光追随着弁袭君,这张脸已经很多年,只存在他的梦里了。

“大哥,大哥,画眉好想你啊。”画眉想去拉弁袭君的手,却只能碰到一片空气。

“我也想你,可是大哥得走了,以后要好好的。不管怎样,大哥一直在你身边。”弁袭君只能把画眉半拢在怀里。

杜舞雩看着弁袭君走向他,脸上的孔雀印记还是精致的眉眼,都是祸风行走过漫长时光最熟悉,最亲密的人。

弁袭君弯下腰,给了杜舞雩一个印在额头上的吻。

“我爱你。”弁袭君话音刚落,就消散在阳光里。

杜舞雩亲吻手上的玫瑰,轻声说:“我也爱你。”

 

爱情让我穿过死亡,献给你永不凋谢的玫瑰,我的爱人。

 

 

后 

杜舞雩决定继续旅行,带着那支玫瑰,去看弁袭君没有来得及去看的风景。他走之前问画眉是否要与他同行,画眉只是摇头,说自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让杜舞雩好好的出去玩,杜舞雩和画眉约好了到地方寄明信片回来,报平安。


其实夜莺有没有黑色的我不知道。。。魔改了这个梗,如果喜欢那真是太好了,感谢阅读,*内有改动王尔德原文。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