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长歌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很少见到写文写得像我这么烂的人了吧
不会写,我好懒,好多脑洞填不上
很喜欢他们,但是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如果fo请谨慎…

大早上起来用手机码。大概算是段子。依旧王和祭司【不想写正文ORZ

吉尔伽美什处理完所有的公务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头了。阿尔托莉雅屈膝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夕阳直直的与她对视。
【已经是什么时候了,吾妻。恩奇都去哪了?】
【请不要擅自把我称为您的妻子,王。如您所见,黄昏。恩奇都大人还在城里面处理事情。】
【。。已经不是今天的黄昏了吧。】
【按照您的时间,这是您明天的黄昏。】女祭司认真的回答着王者的问题。没被白布缠住的碧绿色眼睛,在夕阳下显得温柔而且坚定。
王者走到跪坐的女祭司旁边,径直横躺在女祭司前面。
他的头一挪,整张脸都埋在女祭司怀里。
【您可以回寝宫睡的。】
【吾妻,你身上有用熏香,来自哪里。】
【……东方的熏香,凛在……】女祭司先老老实实回答吉尔伽美什的问题,她说到一半,怀里面没有动静了。
他竟然睡着了。这么别扭的姿势,手还环着她的腰。
【吉尔伽美什。】她没有声音的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王者的名字。
两天一夜,这个人始终没有停下来。来来回回搬运批改完的公务和拿进来新的公务的侍者一批又一批。
她就静静的坐在一边,盯着吉尔伽美什,盯了一个下午。
【我承认他是一个令人敬佩的王者。】阿尔托莉雅低下头看着吉尔伽美什埋在自己怀里的脑袋,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他的金色和我的不一样,有点像。。正午的阳光直射到圣湖上的金色。】
――我承认他是令我敬佩的王者。但他还没有能够让我舍弃祭司的身份而做王身边的女人。8
――不会有那种人。那个人不会出现。
阿尔托莉雅固执的认为,却忽视心里防线悄悄坍塌的一小块。

这一段!!我在考试的时候摸的鱼!!saber在这里面缺少王的霸气ORZ,可能因为祭司的关系,会亲近任何人民,很少拒绝要求,所以当了闪闪的膝枕没有反抗呢。开头会被闪闪说成【懦弱的祭司大人。】之类的。。【好了我不为自己的OOC找借口了】【希望我的奇怪的文你们能吃的开心】感谢阅读。【比心】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