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长歌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很少见到写文写得像我这么烂的人了吧
不会写,我好懒,好多脑洞填不上
很喜欢他们,但是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如果fo请谨慎…

偷偷摸个鱼。。还是王和祭司
抽空摸鱼ORZ

阿尔托莉雅正在更换神庙里的祭品,熟练的挑出新鲜的水果摆放上去。
【吾妻,你蒙着眼睛也能完成这项工作吗。】
【王,只要想做蒙着眼睛并不是能阻碍我的原因。】
王者只是哼了一声,就专心的看着阿尔托莉雅摆放祭品。
等到阿尔托莉雅摆放整齐最后一点东西,王再开口发问。
【吾妻,你有什么理想。】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祭司心想。
【……人民幸福吧。】这是祭司毫不犹豫就回答的问题。
【哼,真是遥远。】从吉尔伽美什上翘的尾音就可以看出他对一个回答的不满和不屑。
祭司只是转过头把这个问题抛回给了王者。【那您的理想是什么?】
王的回答简洁明了【把天下的宝物都收进本王的宝库。】又思考了下【你的话只能带在身边。】
【您这个好像也不能算什么……我也不是什么宝物。。】祭司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等到吉尔伽美什走之后很久,阿尔托莉雅才打开存放誓约胜利之剑的木盒。剑鞘和剑并排躺在里面,阿尔托莉雅得手近乎虔诚的抚上Avlon。
――她压在心底的愿望应该是放下一切,沉睡在理想乡里。
她把木盒又合上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也应该没有机会再拿起这把剑了。
她闭上眼睛,祈祷并感知神是否降下神谕给她,当神谕经过她的手写到羊皮纸上。她的手几乎拿不住笔。等到神谕的字迹隐去,她没拿笔的手才颤抖着抚摸着装着剑的盒子。
笔在她手上面发出啪的悲鸣。阿尔托莉雅还只是才回过神来。
――我可能要反抗神的指令了。
――就算动用Avlon,也要保护好……那个人。

手机九键还是不适合码字!。半夜摸鱼真是热。。下一个情节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大概可以连起来看吧。。好热啊,还不能开空调。。
对了。闪闪的理想其实是我随手打的【……】但是我想了想。闪闪表面的理想可能就是这个了。。更深的让我再想想。。saber其实还是能打架的。。也许会有这种场面吧?
关于神谕的内容。。想好了可是不想写2333设定的话我再改几个BUG,关于saber的眼睛蒙布其实挺简单的。。我废话真的好多。。
【比心】阅读愉快,晚安【突然发现自己没加标签。。】

评论(5)

热度(9)